中国最权威,最高信誉棋牌游戏资讯站-棋游天下手机棋牌官网

国内更专业
棋牌游戏站

管住那辆共享单车 这个游戏的下半场不太好玩

  更需要改变的,是未来的城市交通规划

  在刘岱宗看来,目前共享单车在城市治理方面的困境,反映了中国的用户、企业和政府都不成熟:用户只考虑自己的方便,企业为扩大市场一味大量铺车,而政府,被动地面对既成事实后,缺乏快速反应机制。

  中国原有的公共自行车供应不足、手续繁琐是共享单车热潮兴起的重要因素。

  2014年年底,尹志芳曾带领团队就北京市民的单车出行意愿做问卷调查,结果是:80%以上的受访者知道有公共自行车,60%有意愿租用,但只有1.4%的受访者有经常租用公共自行车的行为。究其原因,一是办卡手续麻烦;二是服务站点不好找。

  杭州是中国公共自行车服务最成功的城市。据浙江新闻2017年3月的数据,经过近9年的发展,杭州公共自行车数量从2008年的4900辆发展到了8.58万辆,全市有服务点3770处,日均使用人次31.5万。杭州因此在2011年被BBC(英国广播公司)评为8座“全球公共自行车服务最棒的城市”之一。2016年召开G20峰会时,与会代表在杭州街头骑“小红车”,一度成为多家媒体追逐的热点。因此,杭州也成为对共享单车态度最强硬的城市之一。

共享单车

  一些民众骑共享单车时,存在有安全隐患的行为。图/中新

  然而,根据杭州市统计局的数字,2008年时,杭州常住人口数量为796万,2016年底时已达到900万人。2015年,杭州平均每万人拥有公共自行车121辆,到2017年,这个数字已降为95辆。

  北京市从2008年开始运营公共自行车。据2016年9月3日北京电视台的报道,9年之后,北京全市投放公共自行车总数为6.8万辆,租赁站点2000个。以2015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70.5万人计算,北京每万人只拥有公共自行车31辆。

  通州是北京市公共自行车运营状况最好的区。截至2016年底,总计有2万辆自行车,503个服务点。截至2015年底,通州有常住人口137.8万人,平均每万人拥有公共自行车已达145辆。如此高配比的公共自行车系统,背后是庞大的财政支出。据通州自行车事务中心主任郭峰介绍,共有230名工作人员24小时三班倒地负责调度、维修和保洁,平均每人每月3000元工资,一年下来就要800多万,还不包括车辆本身、零部件采购和调运车辆的费用。另一个可供参考的例子是,2015年11月,北京市海淀区交通委员会对“海淀区公共自行车服务系统建设项目”公开招标,在海淀区设置160个公共自行车站点、投放5000辆自行车,并配套符合要求的设备及软件,预算金额为3138.3953万元人民币。按此计算,不含运营成本的车均经费近6300元。

  因此,郭峰非常赞同,共享单车成为公共自行车的极大补充,也降低了政府的负担。据他统计,2016年,通州区公共自行车的租还次数是3456万次,但今年上半年的租还次数只有1700万次,基本持平。而在之前,2014年比2013年增加了730万次,2015年增加了1200万次,2016年的使用次数增加了1400万次,“共享单车确实减缓了公共自行车的增速压力”。

  在这个趋势下,西城区交通管理科科长卢道红说,拥有7000辆公共自行车的北京市西城区,已取消了2017年的公共自行车投放计划。

  “目前大家都只在讨论停放问题,没看到我们既往的城市交通规划中,过多地倾向机动车,而忽视了对慢交通、自行车的引导。”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认为,政府应重新思考城市道路基础设施的改造,“以上海为例,黄浦区划出很多路,不能走自行车,我的观点恰恰相反,应该划很多路,不能进私家车,市中心最拥堵的路段应该留给行人、自行车、公交车或出租车。”

共享单车

  刘岱宗曾参加过北京一处P+R方案的评审。所谓P+R,即在地铁站周边修建的小汽车停车场工程。那个评审项目一共能停放100辆小汽车,工程造价高达1亿元。刘岱宗说,会后他生了好一阵闷气。“1个亿,只能解决100辆车、每辆车1至2人的出行,而且都是居住在附近的高收入阶层,这种项目的社会价值太小了。但100个小汽车的停车位,至少可以置换1500辆自行车的车位,投入更小,社会效益却更大,这才是我们交通规划应该转换的方向。”

  另一个可以佐证的例子是,有“自行车王国”之称的中国,2008年之前在国家部委层面上没有专门的自行车管理部门,仅由住建部负责自行车道的修建工作。2008年大部制改革后,将城市交通管理(包括自行车)归在交通运输部,由它负责指导城市公共交通管理,但对非机动车的关注不多。“我们提出过好多次,要鼓励规范自行车出行、绿色出行,”尹志芳说,“但体量确实太小了。”2008年后中国各大城市开始推广的公共自行车项目,虽然整体上由各市的交通运输局(或交通委员会)负责,但在有的城市被归入了城管或市政园林部门。

  具体到北京市,只有通州区在2014年设立了自行车事务部,其他城区多由交通管理科分担管理。某区政府交通管理科科长说,该区只有一位副科长负责公共自行车和私家非机动车的管理,共享单车出现后,管理任务自然也落到他身上。“工作负荷很重,再找10个人都未必能管理好。”他甚至不无抱怨地说,“就这样,你们媒体还肯定不对我们做正面报道。”

  不过,刘岱宗认为,共享单车虽是新出现的,问题却都是老问题。比如要避免潮汐现象,首先应在规划上避免回龙观、天通苑这样数百万规模的居住区。北京市交通发展研究院最新发现了北京“四大通勤走廊”,分别是:从天通苑到泛CBD方向,从望京到泛CBD方向,从通州到泛CBD方向,以及从回龙观到中关村方向。“通勤走廊”呈单向行进状态,所造成的不只是城市道路的拥堵,还有公共交通资源无法获得均衡使用,以及新出现的共享单车的调度难题。

  在“最后一公里”始终是中国城市交通死结的前提下,单纯地考虑如何把共享单车“管”住,或许仍只是权宜之计。但无论如何,这头“闯入瓷器店的公牛”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才刚刚开始。一旦政府正式介入共享单车的运营与监督,交管部门将进入骑行管理,城管部门将介入停放管理,价格部门将介入定价制定,银行将介入押金监管,税收部门开始收税,质检部门将出台质量准入标准……这个游戏的下半场看起来不会太好玩了。

魔方电玩城棋牌开发,开发区棋牌室,义乌棋牌软件开发
分享: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