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权威,最高信誉棋牌游戏资讯站-棋游天下手机棋牌官网

国内更专业
棋牌游戏站

欠了工人26万工钱 跑路的三个月里他天天睡在棋牌室里不敢回家

   浙江在线03月25日讯 (钱江晚报记者 陈雷)阳春三月。与浙江的一路青山绿水不同,安徽中部,公路两边的树林子,依然是光秃秃的枝杈。

  戴着手铐的张老板一路目光呆滞,坐在两个余杭民警之间。他望向窗外,眼前的风景迅速后退,身后离得越来越远的老家,老婆、老母亲、亲戚们,想必已经乱成一团。

  其实在四百多公里之外的余杭乔司镇上,26个工人,同样对于张老板落网的消息惴惴不安。对他们来说,跑路的老板被抓到,事情固然是有了个结局,但是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拿到总数近26万元的工钱。

  张某是乔司镇今年第一个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抓的小老板。

  他出逃近三个月。钱报记者跟随杭州市余杭区公安分局乔司派出所民警前往安徽舒城,在第一时间采访了押解行动。

  服装厂生意不好

  靠借高利贷度日

  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万佛湖镇。一条老街贯穿村镇,牛车缓缓地前行,街边的菜贩们守在新鲜的猪肉、水箱里活泼游动的鱼儿旁边。万佛湖镇的派出所民警说:“咱们这里平时空,倒是过年的时候忙,家里人团聚了倒是纠纷多了,夫妻闹离婚的不少,还有就是追债的,经济纠纷。”

  据当地民警说,张某被抓获之前,天天睡在棋牌室,没敢回家,所以,他们也一下子找不到。问张某为什么跑路,他说自己是因为父亲去世才回老家的,不是跑路。

  确实很巧,每个月20日都是发工资的日子,但是去年12月20日,他父亲去世了。因此他回老家的时候,没有一个工人会阻拦他。

  问题是出在事情办完以后,他也不发工资,回到余杭乔司没几天,再次带着老婆一起出逃,后来还换了新的手机号。为什么要这么做?张老板说,服装厂的生意不好,去年4月以后一直是靠借高利贷发工资的。每个月他有钱了都要先去还高利贷。

  工人们这么帮他相信他

  老板却跑路了

  张老板逃跑之前,小陈夫妻已经在他厂里做了3年多时间。

  小陈心直口快:“去年春天老板酒驾被抓,别人都走了,就剩下我们9个人留着!等他回来,接着再把厂子做起来!”那时老板娘说每天都要去仓库,天天向她借电动车用,一借就是大半年。但老板夫妇跑了以后,连这辆电动车也不见了。

  “有一天早上同事路过老板住处,说怎么窗子开了,我们一看,老板住的房间里,值钱的东西都搬走了。哎呀,他们这是真的要跑。”从那天起,26个工人开始轮流在厂房外面值班,腊月里又是雨雪又是寒风的,站在那一分一秒捱的滋味,小陈现在都刻骨铭心。

  一直到快过年了,一毛钱的回家路费都没等到。“整个过年,一想到这件事就开心不起来。我们那么帮他相信他,得到的是这样的回报。”

  老板已经落网

  老板娘凑了一半工钱

  张某19岁离开家乡安徽舒城出来打工,直到2011年在乔司镇上开出名叫“88名店服饰”的服装厂,在方桥村。

  所谓工厂,其实就是农居房一楼的类似2个汽车车库的大开间。如今卷闸门紧闭,贴着封条。

  “老板说他父亲去世了,我们真的是耐心等了一个星期,一个电话都没去打扰他。后来一看老板的车回来了,老板却不露面……”小万被欠了11041元,他大声叹着气,“我日子有多难过!我家里两个小孩子呢。我每天起早摸黑,吃饭都是随便扒几口的。”

  和小万一样,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在年后依然回到乔司,找了新工作。他们还建了一个微信群,平时互相通气。

  “违法的事情我们不会做,血汗钱一分都不能少。”他们在失去工作、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坚持了2个月,没有进厂搬机器设备,厂里最后一批成衣没有私拿变卖,即便是发现老板在凌晨逃跑之后,也没有走进老板的租房去拿些值钱的东西,而是喊来村委会和派出所,把这些固定资产和私人财产都封存了。

  昨天,从乔司派出所传来消息,老板娘已经凑了一半的钱。他们在微信群里奔走相告,年轻的工人们颇为兴奋。

分享: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