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权威,最高信誉棋牌游戏资讯站-棋游天下手机棋牌官网

国内更专业
棋牌游戏站

地方棋牌游戏的暴利生意还能做多久

(原标题:地方棋牌游戏的暴利生意还能做多久)

关阿姨在过年时从朋友那里听说了JJ斗地主。3月7号晚上,她坐在沙发上从9点半开始玩麻将,一直玩到了11点半。这两个小时内,她打败了14892人,还直接挂断了在外地工作的女儿的电话。

从过年到现在,她基本每天都有两个小时在玩线上麻将。而她的背后,则是广大三四线城市中老年人群棋牌市场。

从联众1998年开始开发全国类棋牌,到JJ斗地主研发的棋牌竞技比赛,再到2016年闲徕互娱针对地方市场开发的房卡模式,棋牌这个看似老掉牙却一本万利的市场依旧生机无限。

2016年中旬针对三四线城市的房卡棋牌模式走红后,无数小型创业公司从巨头那里找到了生存的市场夹缝。在百度、知乎等网站搜索“地方棋牌”,最先出现的一定是协助开发地方棋牌公司的硬广和软文。有个公司甚至在软文中直接写:三个合伙人,5000人在线,月入80万。

对比王者荣耀、阴阳师等年轻人玩儿的爆款游戏,地方棋牌更像是一笔闷声发大财的买卖。市场虽然广阔,但竞争同样激烈。不到半年的时间,市场已经淘汰了一批创业者。代理模式、售卖产品模式……模式互相较劲,当地的渠道成为了最高的门槛,还有棋牌类游戏绕不开的政策红线存在。

这看起来是个门槛不太高的生意。正因如此,时间才是绑定了金钱和用户资源的最终较量。业内人士预测:2017年底,最晚不过2018年中旬,地方棋牌市场就会厮杀出一二。

谁引爆了这场大火

“你能相信吗?成立半年多,作价20亿。就是这个市场。”一位棋牌开发公司的市场负责人说。

2016年12月5日,昆仑万维发布公告,公司拟以全资子公司西藏昆诺作为收购主体,与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辰海科译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同购买北京闲徕互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闲徕互娱”)原股东所持有的100%目标公司股权。本次收购交易标的总对价为20亿元。

闲徕互娱就是做地方棋牌起家。先后推出了三十多款地方系列产品,占领了湖南、四川等地的市场。在八个月内营收破了四亿,因此才卖出了20亿的高价。

闲徕互娱并非个例。金利科技18.41亿人民币收购微屏软件,天神娱乐9.86亿收购一花科技,深圳泰岳10.67亿收购口袋科技……去年一年从收割用户到收割资本,地方棋牌的火爆让其他游戏从业者也纷纷参与转型。

不久前,艾瑞咨询发布了《2016中国地方特色棋牌游戏行业白皮书》,文中提到,2016年,中国特色地方棋牌游戏市场规模达到了38.4亿元,中国地方特色棋牌游戏用户PC端规模约1.55亿人、移动端规模约1.57亿人。59.6%的中国地方特色棋牌游戏用户为棋牌游戏付过费。易观千帆发布的2017年1月游戏APP活跃榜单TOP100中,棋牌类游戏超过了五分之一,在所有手游类型中最多。

合平资产投资总监张宝平分析:真实的棋牌游戏市场容量远远大于上述的研究报告。很多地方性的棋牌企业不被熟知。据粗略估计,全国范围内,拥有每年1亿元流水或以上的企业,至少有600家。

棋牌游戏有广大的人群基础,生命周期极长。而游戏的地方差异也为地方性棋牌创业市场的爆发提供了契机。中国目前有近300个地级市,2800余个县级行政单位,光麻将的玩法就有近千种,甚至相隔的区县玩法都不同。

聚闲麻将的市场负责人唐春介绍,现在每天都能接到30多个客户的咨询,范围从内蒙古、新疆一路到河北保定;每个月基本都会完成8到9个新产品的开发。网狐开发的销售人员则说,如果要定制开发,按目前的排期已经要到两个月之后了。

房卡模式、熟人社交成为吸金新潮流

闲徕互娱之所以打破了之前同城游、JJ斗地主等对于棋牌市场的垄断,归根结底是开创了“房卡”游戏的模式。

之前棋牌游戏最主要的盈利模式其实是售卖金币或者利用高流量打广告。而房卡模式则不同——相当于把线下的棋牌室搬到了线上,同时也切入了熟人社交的领域。

关阿姨与朋友有时候不愿意出门,也喜欢用线上的虚拟房卡约着搓麻将。一个房间一天只用花五毛钱,“这可比线下的棋牌室便宜多了,”关阿姨说。

房卡棋牌游戏完全基于熟人关系,开房组局都是好友。玩家进入游戏创建房间,然后通过微信或者QQ将房间号分享给好友,邀请好友进入房间,之后就可以开始游戏了。

房卡模式+地方棋牌会火爆就是因为切入了熟人约局的模式。全国棋牌市场由腾讯、JJ斗地主等巨头垄断,而熟人恰恰是他们也没做过的市场。

而主打熟人社交+地方棋牌的房卡模式,最关键的就是扩大用户量。虽然房卡的价格并不高,但用户量上来后,盈利也非常可观。

这种模式吸引了无数三四线城市的游戏创业者。“我在近期收到的商业计划书中,95%的棋牌融资计划书介绍的都是房卡模式的棋牌产品。”张宝平表示。

但现在各地都还在一股脑打开市场,房卡的模式都大同小异,未能实现产品差异。最多是嵌入了地方特色古迹和方言,其他并未有很强的创新。

最先赚钱的是产业链上游

如今不少公司做的都是技术开发工作。小公司说,十万块钱可以打包售卖代码;红鸟公司的外包产品大概在21万左右;而网狐产品出售的价格为手机端游戏4万-6万一款,但如果需要地方定制的话则需要根据规则进行评估,之后也可以提供后期的BUG维护服务,每年的费用为一万元。

总体而言开发的价格都不高,单纯的技术成本在十万到二十万之间。

三四线城市的游戏创业者大多也都进行的是这种模式。先购买产品或者代码,很少自己进行系统全面开发。在棋牌游戏房卡模式全面泛滥之前,最先盈利的应该是产业链上游的游戏开发公司,所以利用微信广告、百度竞价最先做广告的是他们。

这种模式与其他游戏产业链的模式基本相同。三四线城市的人如果想单纯占据市场红利,发展为一门生意,购买产品的模式是最划算的。“我认识的一个老头在家自己开一个平台,在一个县成绩也很好,一年赚三五百万问题不大。因为是本地的,配音全是正宗的地方配音,闲徕互娱还有皮皮麻将想抢我饭碗还不容易呢。”从事游戏开发的内部人员说。

有的技术公司有更强的野心,则引入了代理模式。聚闲麻将提供技术,会根据合作伙伴提供的游戏规则、当地方言进行改版,虽然可以露出合作方要求的logo,但他们不出售产品和源代码,只接受合作代理。来合作的人需要直接向公司购买十万元的房卡,再向当地进行推广。

而最不提倡的就是小城市的人购买代码自行研发,现在已经晚了。“这一年内,我认识的公司都至少死了五六家。”唐春说。

他们也走了6个月的弯路。一开始也从熟人手中购买了代码,本以为技术门槛没那么高,但却并非如此。不同游戏规则的麻将算法非常复杂,有的算法虽然能用,但是真正投入运行时却会卡顿甚至崩溃,只能承载不到千人的用户。更因为棋牌游戏本来就是暴利行业,黑客攻击和棋牌外挂软件同样令人头痛。

这相当于买过来的代码就是废的。虽然地处重庆,但他们招聘程序员的工资也从三千一路涨到了上万。

分享:

评论